本報記者 張國 王燁捷 周凱《中國青年報》(2015年01月02日02版)上海外灘踩踏事故示意圖
  這是上海外灘踩踏事件現場(攝於2015年1月1日凌晨)。 新華社發
  這是一個狂歡的時刻,也是一個悲傷的時刻。
  上海這座中國最繁華都市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迎來了2015年新年:潮水般的民眾聚在黃浦江畔的外灘為新年倒計時,在新年還有大約25分鐘就要到來的時候,死神首先來到這裡,製造了一起嚴重的踩踏事件。
  根據上海市政府1月1日陸續通報的消息,發生在外灘陳毅廣場的踩踏事件造成了至少36名遇難者和為數更多的傷者。
  與眾多的世界級城市一樣,這座摩登都會引入和發明瞭許多迎接新年的熱鬧花樣,“外灘倒數”是其中廣受歡迎的一種。在問答網站上,有人在比較上海外灘跨年倒計時與倫敦泰晤士河的活動哪一個更精彩。
  因此,2014年的最後一夜,這個城市有燈光秀、音樂會、商場打折、酒吧派對、寺院撞鐘,還有散佈在城市各處規模不等的“倒計時”活動。
  這一次,新年的倒計時與生命的倒計時同步進行。那些在狂歡的人群眼皮底下倒下、被現場施救、被送往急診室但最終無法輓回的生命,憧憬著新年,卻再也見不到新年的模樣。
  2014年12月31日白天,上海市政府在官方網站的“便民提示”欄目,發出了一則“當日提醒”:今年外灘地區不舉行大規模迎新年倒計時活動。
  市政府的提醒看起來很難影響人們走出家門的熱情。作為上海必游之地的外灘歷來是此類慶典的中心——在這裡,上海的繁盛一覽無餘。據上海市政府上一個元旦發佈的消息,2014年上海新年倒計時活動的燈光秀,吸引了大約30萬人在場。從外灘能夠看到地標性的東方明珠電視塔,而那裡跨年夜的安排包括明星演唱會、燈光秀和倒計時活動。
  在建的滬上第一高樓上海中心也已彩排過亮燈儀式,從彩排可以看出,最盛大的時刻,它將會變成一棵“632米高的聖誕樹”。
  此前一天,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在微博上就發佈了一些跨年活動預告,提醒人們“何必宅在家做安靜美男子、美女子”?一個在兩天內反覆被推廣的活動是“夢圓中國、活力上海”主題的“5D燈光秀”。它位於外灘的起點、黃浦江與蘇州河交匯處的外灘源文化廣場。
  燈光秀是在外灘舉辦了4年的跨年“傳統節目”,往年造成了巨大交通負荷,今年的外灘取消了燈光秀,改在大約距陳毅廣場500米外的外灘源舉行,規模縮至2000多人,並且憑票入場。上海市政府新聞辦表示:“5年來,上海新年倒計時活動已經成為展示上海國際大都市形象的重要品牌,成為一年一度市民游客期待的年末盛事。”
  為了滿足“跨年”出行需求,上海地鐵1號線、2號線在末班車後延長運營80分鐘,一直開到了2015年1月1日凌晨。
  上海申通地鐵集團的流量顯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22時40分,全路網客流超過1003萬人次,是2014年度第7次刷新紀錄。
  2014年12月31日這天,上海地鐵全網創下1028.6萬人次的歷史新高。14條線路中有12條創下單線客流新高。
  上海海事大學大二張仁傑和兩個朋友一起,就在這人山人海中來到外灘。她19時到達時,馬路還是通的,外灘的觀景台很擠,但人仍可以在上面行走。到了23時,整個外灘變得特別擁擠。
  她也不明白這一天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在外灘上。她周圍的很多人都在議論,以為外灘會有燈光秀。她和朋友查詢得知,燈光秀移到了外灘源。她們步行不到十分鐘到了外灘源,又發現要憑票入場。
  23時左右,對外灘感到失望的張仁傑和朋友決定去對岸的浦東看夜景。去外灘的人太多了,而她是逆流而行,警察讓他們靠在馬路旁邊的牆邊行走,她感到自己像是被“趕著”到了地鐵站。地鐵站更是擁擠不堪,她看到幾個外國人出站時直接伸腿跨出了檢票口。
  就在她離開外灘半個小時之後,23時32分,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佈了兩張顯示外灘人潮“壯觀”的圖片,表示“外灘已近飽和”,“雖然人多,但秩序還算有序”,希望在現場的市民配合民警和武警的指揮。
  23時30分,一位名叫“Direction—”的網友發圖說,“外灘都踩踏事件了,太恐怖”。但61分鐘後,上海市公安局針對這位網友表態:從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看到,外灘有游客摔倒,執勤民警立即趕到圍成環島,引導客流繞行。警方提示大家聽從民警指揮,有序退場,切勿推搡。
  官方事後通報,真正的事故發生在23時35分許。根據人們的回憶,踩踏發生在陳毅廣場通往外灘觀景平臺的樓梯處,人流有上有下,一些人摔倒造成了混亂。事故原因眾說紛紜,正在調查。
  23時35分左右,19歲的上海大學二年級學生姚岳龍正好走到樓梯口,他和同學的目的地是登上觀景平臺。觀景平臺是一個高出地面三四米的長廊,1500米長、30米寬,從這裡可以眺望黃浦江畔。
  姚岳龍本來沒打算到外灘,有同學提議出去“跨年”,商量地點時,他們以為外灘跟往年一樣會辦燈光秀,而且覺得外灘跨年“有意義”。更何況,外灘的夜景很美,平常日子也總有人去逛。他記得,當天的氣溫也是這段時期以來比較暖和的。
  走到距離樓梯口還有二三十米的時候,姚岳龍就聽到樓梯上聲音嘈雜,有人在大聲說著什麼。離樓梯口十多米處,他就無法再往前走了。與他反方向的人群中有人說“前面出事了”,上面也有人在喊“往後退吧”,先是零星的喊聲,後來聲音越喊越急,越來越整齊。
  一份現場視頻顯示,在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中,幾個在樓梯上的年輕人做著手勢,齊喊“往後退,往後退”,一度蓋住了尖叫。
  他說,大家根本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以為是上面的人想下來才對下麵喊話,因此沒當回事,沒怎麼動,甚至還想往前湊。從他的位置,只能看到那條往上的斜坡“全都是人頭”。
  過了一段時間——據他估計是一二十分鐘,陸續有人被抬下來,因為樓梯太擠,有人從樓梯的側面往下“遞”人。這時離得最近的人們意識到出事了,慢慢散開,讓出十多平方米相對鬆散的範圍。被抬下來的人就被放在那個範圍。姚岳龍聽到有人焦急地詢問誰會急救。有人幫忙在為傷者做人工呼吸。他還看到,幾個大學生模樣的人著急抬人,還喊旁邊人一起幫忙。在警察和醫生到場之前,這些迎接“跨年”的人在試著自救。
  一些傷者就躺在姚岳龍的面前。他看到,被抬下的傷者看起來都沒有意識。其中一個男子,衣服被扯開了,胸腹位置能夠看到紅色的印子。
  當時的環境太吵,姚岳龍沒有聽到求救聲,只聽到有人在哭喊。他聽出有幾個人在喊同一個名字,應該是在尋找共同的親友。據外灘上的不少人回憶,在人海中,即使距離很近也很容易被衝散。
  姚岳龍還註意到,現場有一位女士,拿著擴音器喊話,告訴人們有人受了傷,呼籲人們讓路。過了不久,一隊警察到場,疏散人群,騰出了更多地方。
  這一切,距離此處約有四五十米、站在外灘觀景平臺另一個樓梯上的吳俊鋒渾然不知。他說,外灘上的聲音很多,外圈的人的聲音和里圈的聲音混在一起,只要隔開五米、十米就聽不到也看不到什麼。
  關於人群的密度,吳俊鋒形容,等到他零時三十分離開現場時,即使大批人都已散去,他過馬路時仍然被擠得整個人處於傾斜狀態、雙腳半離地。警察一再提醒人們“不要低頭”以免發生意外。他身邊的一個朋友著急如廁,被擠得抱怨連天。凌晨兩三點,路上依然行人眾多。
  在外灘上這個很小的點位發生悲劇的時候,大規模的人群突然開始了快樂的新年倒計時。姚岳龍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掉過頭,看到華麗的上海中心頂部外牆上顯示了倒計時,人們在自發跟著讀出“五——四——三——二……”
  當時正在觀景平臺上、距離出事的樓梯口只有三四米的上海大學三年級學生張運偉,則看到了東方明珠塔的120秒倒計時燈光。特別是在最後十秒,他聽到人們的聲音加大了。
  原本就是衝著跨年倒計時來到外灘的姚岳龍,在這一刻感到了巨大反差導致的悲傷——一邊是迎接新年的歡呼,一邊是送走生命的哭喊。他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大家倒數的時候,自己突然想起,再往外那麼一點點,四周的大部分人還都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他們的倒數聲音很大,衝擊的感覺特別強,很難過,有點想哭的感覺。”
  外灘的這個夜晚原本應是美好的,雖然沒有人們期待的燈光秀。天空中飄著一些承載美好願望的孔明燈。
  姚岳龍則看到,其中一盞差點就落到了觀景台。但在那萬眾歡騰的時刻,他面前滿目狼藉,到處是散落的衣服、鞋子、圍巾和手袋。
  他在20多分鐘後離開,在馬路上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他走了一個多小時後,仍能聽到救護車的鳴笛。他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多人死去。
  張運偉也沒有想到。他和朋友在觀景臺上逗留了一個半小時後,23時30分左右,來到了出事的樓梯口附近,打算跨年倒計時完就從這裡下去。那是距離南京東路地鐵站最近的一個口。
  23時40分左右,他看到樓梯扶手上有警察,告訴讓大家不要再往下走,指揮他們離開這裡,退到別的出口。
  他在凌晨零點二十分感到了後怕。當時他已從別的出口繞到了陳毅廣場旁邊的馬路上,一些傷者已經被轉移到馬路上。他看到地上躺著幾個人,面色發青,有人在給他們做心肺複蘇,有警察對傷者喊“不要睡、堅持住”,外面的警察拉起了人牆。
  根據在場者拍到的視頻,現場不斷有“註意安全”、“往後退”、“讓救護車進來”的聲音和警哨聲。
  網友“小鐵煉鋼ing”描述,警方維持秩序時,周圍有人自發手拉手擋住人潮為傷者留出安置的地方,為救護車留出通道。
  吳俊鋒距離警察的人牆只有幾米的距離,並且站在樓梯的臺階上,他能清晰聽到警哨的急促聲,也能看到,有的傷者被攙扶著上了救護車,也有人不斷被抬過來,滿臉是血。直到零時三十分,警察的人牆內仍然躺了好幾個人。
  救護車則開得飛快,以至於他和朋友祈禱它們不要撞到行人。他們隔著窗戶看到,醫生在飛馳的救護車裡給傷員做心臟起搏。
  不過,悲劇發生的這個夜晚,在外灘,在整個上海,多數人對此並不知情。當晚23時53分,上海市政府新聞辦還發了一組有關預告已久的5D燈光秀的圖片,“一起迎接跨年的激動一刻吧”!
  2015年1月1日凌晨3時47分,一個名叫王寧的上海年輕人在社交網站上發了包括自拍照在內的7張照片。他說:“第一次現場看燈光秀實在是贊爆了!”
  那的確是一場如夢如幻奪目的秀。在教堂的外牆上,表演者用燈光展示了本土的兵馬俑、青銅器、青花瓷、活字印刷術和舶來的F1賽車、馬術等。而在教堂前的升降舞臺上,年輕人載歌載舞。燈光秀出“新年快樂”四個大字時,很多人舉起手機拍照。
  王寧描述自己當時看上海的感覺,是當地作家郭敬明作品《小時代》里流露的“那種紙醉金迷的感覺”!他感慨:“2015!大家一起好好過!”
  就在這個年輕人抒懷的十幾分鐘之後,凌晨4時1分,官方通報了外灘陳毅廣場上的踩踏悲劇。死者中年齡最小的16歲,最大的也只有36歲。他們送走了2014年,但沒有如願迎來2015年。
  人們翹首以盼的“上海中心”那個最盛大的儀式也沒有到來。事故發生後,上海市政府通知,原定1日晚間舉行的上海中心元旦亮燈秀取消。
  一位參與傷員救治但要求匿名的上海長征醫院護士稱,不到凌晨一點,自己從外灘“跨完年”回家,正準備睡上一覺迎接美好的新年,還沒來得急換上拖鞋,就接到通知去了醫院。清創室里躺著一具具年輕的屍體,那是10條年輕的生命,他們身上的手機還在響個不停,“估計是來自家人的新年問候”。
  本報上海1月1日電  (原標題:上海外灘:新年與生命的倒計時)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dn15dnhh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