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應和
  5月30日,目前亞洲地區規格最高、最具影響力的安全大會,即“香格裡拉對話”在新加坡召開,28國防長在此討論區域安全等問題。
  雖然主要與會者都是各國外交、國防及相關部門的高級官員,但每一屆香格裡拉對話都會按慣例邀請一位國家首腦前來作主旨演講。
  據相關媒體報道,今年還沒有等組織方邀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就主動要求參加會議併發表主旨演講。並且,日本媒體還提前透露了安倍演講的基本內容,主要是推銷他的“積極和平主義”,宣揚日本有必要行使集體自衛權;提出有關安保政策的“安倍主義”,表明“日美支援”東盟安全保障體制的姿態,牽制中國的海洋活動等。由此可以預見,安倍的“積極和平主義”與中國新近提出的“亞洲新安全觀”在香格裡拉對話上形成正面交鋒。
  有一種說法,1989年以後,冷戰在歐洲結束了。但是,在亞洲地區,冷戰非但沒有結束,相反卻有“方興未艾”之勢。這一方面與美國在亞洲地區竭力維護其地緣政治利益推行“重返亞洲”、“亞洲戰略再平衡”等外交政策密不可分,另一方面,又因為亞洲地區有像安倍晉三這樣冷戰思維的積極倡導者、“中國威脅論”的竭力推銷者、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包圍、遏制中國戰略的忠實踐行者的存在,才使得今天亞洲地區的安全局勢錯綜複雜。
  雖然歷史上中國從來沒有殖民過任何國家,也沒有因為自己的強大而給任何國家帶去過災難。但是,今天走上復興之路,日漸強大的中國無論怎樣向外界說明“和平崛起”的理念,不厭其煩地向外界釋放出共建“和諧世界”的善意,在周邊外交中亦遵行“睦鄰、友鄰、富鄰”政策,還是收效甚微,許多國家仍然對中國的誠意將信將疑,依然抱著“國強必霸”的冷戰思維模式,戴著有色眼鏡審視中國。他們對今天的中國可謂是“又愛又怕”——既愛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也愛中國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對外援助;同時又害怕中國有朝一日真正強大起來以後,會推行霸權主義,不能與他國和平共處。因此,他們很容易受到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的影響,在遏制中國崛起過程中扮演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角色。
  與之相反的是,像日本這樣曾經給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亞洲大部分國家和人民帶去過深重災難的國家,戰後被美國占領並被“不完全改造”後掛上了“民主國家”的標簽,在一群拒不承認其侵略歷史、拒不反省戰爭罪行的右翼分子的領導下,在以“銀彈”代替子彈,對周邊國家進行“經濟殖民”的同時,巧舌如簧,利用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防範心理,伴隨著美國提出重返亞太政策,屢屢游說中國周邊國家共同遏制中國的發展。
  2012年9月,日本政府宣佈將釣魚島“國有化”,單方面改變了釣魚島的既有狀況,中日關係進入了又一輪“冰凍期”。安倍晉三上臺以後,日本政府並沒有與中國政府相向而行,為解決雙方出現的問題而共同努力。尤其,作為首相的安倍晉三不但在亞洲地區積極倡導冷戰思維,還打著“俯瞰地球儀外交”的幌子,跑到世界各地推銷“中國威脅論”。自2012年12月其“梅開二度”以來,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他已經訪問了近40個國家,每到一處,都少不了或多或少地講點中國的“壞話”——把中國的和平崛起視為“洪水猛獸”,妄言中國在崛起的過程中勢必會與其他國家爭資源、搶地盤,製造新的勢力範圍。
  與此同時,安倍晉三一方面高喊要會見中方領導人,改善雙邊關係;另一方面則積極挑撥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其改善中日雙邊關係的誠意值得推敲。他只希望把見面當作政績、增加新聞“曝光度”的籌碼,卻無意改善中日關係。
  安倍晉三“拉東盟反華”的表態更是明目張膽地對抗和孤立中國,創造劍拔弩張的氣氛。最近幾天日本政府又借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等國家在南中國海的領土摩擦爭端,罔顧事實,大放厥詞,顛倒黑白,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姿態,完全就是亞洲安全局勢的“麻煩製造者”。
  (作者單位:東北亞開發研究院)
  (原標題:安倍:亞洲安全局勢的“麻煩製造者”)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dn15dnhh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