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記
  2013打虎記
  在2013年,中國反腐敗重拳出擊,較之以往,速度更快、力量更大、趨勢更猛,或許放諸更長時間的維度,2013年的種種變革,會是中國反腐敗歷史上值得濃墨重彩的一筆,我們有必要釐清在這一年來的種設計裝潢種變化,畢竟這段歷史是我們親歷,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切身體會的一段歲月。
  年度漢字:減
  評選年西服度漢字是一年熱點事件的縮影,也是記載時代走勢的重要標誌。在一些機構的評選中,夢、廉、霾三個字高居首位,其深意大家也不難理解。但要在反腐敗領域評選年度漢字,本刊認為,一個“減”字,當之無愧。
  “八項規定”、整治“四風”、群眾路線,從控制新建樓堂館所到提倡節儉辦晚會,從狠剎會議費支出到嚴禁公款購買年貨節禮。沒有鮮花、抗癌食物沒有背景板、會期縮短……這些已成為常態,不再是新聞。一年間,厲行節約、反對浪費逐步成為社會各界和廣大百姓的共識。對腐敗“零容忍”也成為社會共識,一個“減”字正是對應了民眾對高層反腐敗決心的期待。
  2013年,中國反腐的力度達到一個新的水平。這種新水平可seo以通過“四度”來表現,即新力度、新速度、新高度和新制度。
  年度反腐特點:系統家具“四度”並舉
  文_和正升
  在構築反腐體系時,不僅嚴懲當前,在斃後方面也有所作為。事實上在習近平當選總書記後,其通過借鑒黨史經驗,開展了多輪的從嚴治黨動作。這其中包括“八項規定”、“正四風”以及目前正在進行的群眾路線。此外,中央紀委還針對一些具體問題出台了相關的“條例”或“通知”,這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腐敗滋生的土壤。
  另一方面,相比2012年十八大後在反腐輿論上的喧嘩,2013年的輿論顯得更有秩序性。這一方面與官方強勢介入,將網絡反腐納入正規渠道有關;另一方面,這也與今年整頓互聯網秩序而形成的輿論大氣候息息相關。
  新力度:19省部大員落馬
  反腐新力度首先體現在數量層面,劉鐵男、衣俊卿、李達球、蔣潔敏、季建業、廖少華、郭有明、童明謙、李東生等19名省部級官員在過去一年中相繼落馬,在數量上已經超越了同期水平。足以表明高層反腐的新力度。
  事實上,中央領導新班子上臺後的反腐力度都比較大。據新華社2004年的報道,十六大後,在一年內連查13名省部級腐敗高官和許多縣處級以上官員,其中一些被判處死刑或者死緩,還有的被判處無期或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其次,反腐新力度也體現在寬領域上。梳理過去一年的反腐行動不難發現,打擊貪腐的動作涉及到了各個領域。從中央到地方,從官場到商場。
  上述提及的18名省部級官員,涉及中央和地方兩個層面。自王岐山執掌中央紀委後,其主導的肅貪行動一直秉承著“老虎”和“蒼蠅”一起打的思路。此外,中央紀委對於社會熱點個案(無論涉事官員的級別大小)的關註和回饋都是十分及時的,尤其是通過自己構建的網絡平臺及時地與民眾進行互動。
  這實際上體現了一種反腐思路。通過“打老虎”鞏固執政黨威信,使得民間對於反腐保持期望;同時,“打虎”也能夠起到震懾高級官員的作用。而“拍蒼蠅”則讓民間能夠切實從中央的反腐中受益,通過發生在身邊的“反腐”感同身受中央的誠意。
  此外,在過去一年中,中央還加強了對於企業領域的反腐力度,截至12月6日,已有16名大型國企高管被調查或免職。王岐山早年長期在金融行業工作,熟悉金融規律,也對金融腐敗有著清醒的認識,王岐山曾表態稱,“本屆中央紀委若干工作重點之一就是整頓、查辦、打擊金融領域腐敗、違規、違法犯罪活動,不達目的絕不收兵。”
  通過上述舉動,實際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利益集團的經濟實力、斬斷金源。不難發現,國企與地方利益集團進行政商勾兌的案例呈愈演愈烈之勢。一方面,通過來自企業的利益輸送,豐富了一些利益集團進行活動的經費;另一方面,利益集團也通過自身的政治影響力為企業或其主要負責人帶來權力紅利。
  反腐的力度之新也反映在查“窩案”上。過去一年中,在懲治貪腐層面敢於向“窩案”開刀。其中較為引人關註的便是整頓“石油系”。“石油系”上下牽涉了各種利益,是一些有實力官員的勢力範圍。因此處理“石油系”這一棘手問題受到了國內和國際輿論的一致好評。
  相比反腐的個案突破,“窩案”處理起來一般更為棘手和麻煩。“窩案”涉及到由上自下盤根錯節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此外,還要考慮平抑由“窩案”引發局地政治氣候不穩的影響。處理“窩案”需要充分把握住反腐、穩定的關係。力查“窩案”,既彰顯了中央的反腐魄力,也體現了中央高超的政治手腕。
  新速度:舉報—落馬更有效率
  在處理貪腐問題上,應對速度也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上。速度問題主要體現在三個“快”上。
  第一“快”是處理時間快,從發現問題到著手調查的時間短了。從今年5月底開始,10個中央巡視組密集進駐內蒙古、江西、湖北、重慶、貴州、水利部、人民大學等部門。而進入9月份以後,巡視工作情況陸續對外公佈。
  在巡視工作進行中和結束後不久,一些被巡視的地方就有官員落馬。12月初,作為巡視組第一輪唯一進駐的高校,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蔡榮生因招生腐敗而被調查。貴州則挖出了原貴州省委常委、遵義市委書記廖少華。有消息稱,原內蒙古統戰部部長王素毅是巡視組挖出的首名副部級官員,他也是目前落馬的唯一60後省部級官員。此外被巡視的湖北則在巡視工作結束後有兩名省部級官員落馬。
  第二“快”是應對時間快。中央紀委在針對中管幹部的調查進行了提速,並做好了充分的保密工作。多名省部級官員在從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到進入調查程序的時間可以以小時計。原南京市市長季建業最後一次見諸公開報道是10月15日。江蘇省和南京市領導10月16日上午和下午分別聽取了關於季建業被調查的消息傳達,當晚人民網就對外公佈了消息。
  第三“快”則是對外公開時間快。梳理以往官員落馬的案例不難發現,一個官員從進入中央紀委調查程序到對外公開其被調查的時間是比較長。這個“空窗期”也給小道消息和流言提供了生長的空間。但是在過去一年中,這一“空窗期”的時間縮短了,這一點在高級別官員的查處上體現得尤為明顯。
  自去年中央紀委網站進行調整升級後,網站成了中央紀委對外公開查處消息的重要平臺。一定級別的官員落馬往往會第一時間在中央紀委網站上公佈,這種縮短“空窗期”的舉動也彰顯了中央紀委治貪上的公開透明。
  新高度:懲前毖後共舉,線上線下並行
  中央紀委除了強力“治標”外,還在抑制腐敗滋生的土壤上琢磨頗多。這一方面的動作與習近平主導的治黨、整黨工作相互配合,協同前進。而具體動作則主要體現在“條例”和“通知”治理上。
  過去一年裡,中央紀委就一些問題下發了多個“條例”或“通知”,旨在通過這種方式打好“預防針”剎住貪腐風。譬如《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以及年末發佈的《關於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等物品的通知》等等。在最近的一次通報中,中央紀委還首次實名曬違紀,而此前違反八項規定只提職務。通過上述措施,對於官員的行為進行了約束、盡可能的打好提前量。
  同時,用新媒體通過線上與線下並舉的措施,完善紀檢監察的渠道建設。9月2日,經過改版之後的中央紀委網站上線,該網站集舉報、信息發佈等功能於一體。網站的首頁顯著位置設置了“我要舉報”專欄,同時中央紀委監察部在各大新聞網站、商業網站開設了網絡舉報專區。
  截至目前,全國有30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14個副省級城市的紀委、監察廳(局)開通官方網站,加上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從中央到地方的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網站群已初步形成。此外,開通微博和微信等延拓新媒體的動作也已經明確列入中央紀委的計劃之中。
  藉由上述行動,中央紀委在反貪層面將網絡反腐納入了正規軍和制度建設層面。
  新制度:標本兼治,制度反腐有斬獲
  王岐山對於打擊貪腐和整頓黨紀有自己清晰的認識和理論體系。“堅持標本兼治,當前要以治標為主,為治本贏得時間”,王岐山如此向外界表態。在通過殲滅戰樹立威信外,王岐山還要通過制度建設構築持久戰的戰力。
  而反腐持久戰的勝敗就在於制度性建設。在機構層面,將負責反貪的“八大室”擴容為“十大室”;自管理層次上,中央紀委由過去的雙重領導向垂直領導方向上加強;在監督體制構建上,從同體監督向半同體、異體監督的轉向也在加速。
  中國的紀檢監察體制效法前蘇聯建立——同體監督體制。改革開放30多年來,鮮有黨政主要領導的腐敗問題由同級紀委監察局檢舉揭發出來,這對於紀檢監察體制而言無疑是一種困境。通過結合歷史經驗和現實情況,王岐山將制度改革著眼點放在了從巡視和派駐這兩個方面上。
  王岐山通過對巡視制度的調整,將其查處貪腐問題的作用提到一個新的高度。與此同時,紀委還加強了對於黨內機構的紀檢工作。三中全會閉幕後,中央紀委翌日即在京召開會議,就中央紀委的改革作出部署。中央紀委將向有中央四大直屬部之稱的中宣部、中組部、統戰部和中央對外聯絡部派駐紀檢組。相比較派駐這類半同體的監督方式,巡視組更接近異體監督。王岐山通過兩輪巡視,縮小巡視組過去寬泛的工作,現在已經十分明顯的效果。
  12月25日,《建立健全和預防腐敗體系2013—2017年工作規劃》公佈,提出從“總體目標”等5個方面進行反腐頂層設計,清晰傳遞出新一屆領導集體懲防腐敗新的戰略思路。
  2013年十大反腐新聞集中在六月。六月,處在既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的途中,是一個逐漸成熟的時節,恰如2013年的反腐新聞。總結2013年反腐新聞的特點,突破大、亮點多、領域寬但都只走到中程,留下了很大的想像空間。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舞台劇

dn15dnhh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