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電燈泡電燈泡 在英國,燈泡的包裝紙上都有警告--Do not put that object into your mouth.意思是不要把燈泡放進口中。他奶奶的...那有人會放這東西進口中?英國人都有些白痴..告訴你,世事無絕對!有天我和一個印度朋友在家中看電視,我和他談到這件事,他告訴我他們小學的教科書也有說到,燈泡放進口後便會卡住,無論如何都拿不出來,他十分肯定書是那麼說的。但我十分懷疑,我認為燈泡的表面是十分滑的,如果可以放得進口,證明口部足夠大讓其出入,理論上也可以拿出來。但這印度白痴只說書上是那麼說的,便一定是正確,信用卡代償我被他這種不求甚解的態度弄火了,我說他笨,他說我不會英文不看書,我們便吵了起來。我一肚火地回了家,拿起一個普通大小的燈泡在床上左想右想,始終認為我沒有錯,想到這印度朋友的無知,也本著科學家的精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我決定要證實給他看。當然,我也做了安全措施...買了一瓶菜油回家。一切就緒,二話不說便把燈泡放進口中,不消1秒便滑入了口,倒也容易,照這樣看要拿出來絕無問題。心想你這印度白痴,看看我中國人的智慧和膽色吧!不像你這書呆子,心想中國戰勝印度便打從心裡笑了出來。哈哈!於是我輕信用貸款鬆的拉了燈泡一下。好!我放多點力........o.k!我把口張大一些........不怕,我把口張到最大,再放多一點力(要很小心拉才能避免燈破掉)媽的!真的在嘴巴內卡住了。好在還有瓶菜油......(30分鐘後)我倒了3/4瓶油,其中一半倒了進肚,但那燈泡還是動也不動。這時候,我只好打電話求救。正當我按到一半,我記起我口中塞了個燈泡如何說話?現在我只好向鄰居求助,我寫了一張便條後便去找鄰家那老婦。她一見我便大呼救命,我立即給她看我的便條---please call me a taxi and tell the driver to take me hospital.(請招呼一房屋二胎輛計程車,還請告訴司機載我到醫院。)她看了大約1.75分鐘後大聲狂笑。(如果我說得出話我便f**k她了。)15分鐘後,計程車來了。司機一見我,笑了一回(其實他一直沒有停過)。在計程車上不停的問我何以這麼做? (...***...我如何答他?)還不停說我的口太小,如果是他的口便沒有問題...我看看他的口真是很大,但我好想告訴他,無論如何不要試,可惜我開不了口!我看看他的倒後鏡,我好像含住了一條金魚。在醫院,我被護士罵了十多分鐘,說我浪費她們時間。還要我排一條很長的龍,我在人群中待了2.5小時...2.5小時...那些痛房屋貸款楚萬分的傷者,看見我都好像不痛了,人人都偷偷笑出來,我覺得自己還有些作用。醫生把綿花放進我口的兩旁,然後把燈泡打碎一片片的拿出來。我的口腫得很大,最後他告訴我下回不要再試,和告訴別人我的經驗。我告訴他,我一定不會了。當我離開醫院時,我在想,這地球一定沒有像我這麼白痴的生物了。當我開門離開時,迎面來了一個人,是剛才那計程車司機...他口中含了一個燈泡.......-_-|| 

dn15dnhh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站.."花蓮"畢業後我的第一站"花蓮" 充滿了滿滿的夢想與抱負和原動力衝到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是我們共同的理想 去之前計畫了好多好多((很興奮一路上冒著颱風所帶來的衝擊開著車出發了這一路也使我和原動力的家人更進一步接觸  他的家人都很好相處  還好有他們開始工作了  他在急診 我在骨外科病房  就這樣各自認識了許多很要好得一群朋友們我們常常一群人下班後相約一起吃吃飯 有時後三不五時就是夜唱  心情不管好或壞  烤肉食材只要有人需要陪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想去海邊吶喊 .. 好多好多許多許多的美好回憶  這種感情是忘不了的  真得好喜歡雖然工作的環境讓我們這些人身心俱疲  但是大家在一起互相鼓勵的就是最大的前進動力但是 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 慢慢的得知一些朋友們即將離職  而最先想走的是我的原動力..後來骨牌效應 大家都接二連三的離開了慈濟 這些都是可預料的本來由與該不該走 但是剩我一個人 就沒什麼動力可以支持著我繼續走下去了幾個禮拜後 烤肉 我和好姊妹去了另一家醫院"門諾" 新的環境有些令我焦慮但是還好有好姊妹的鼓勵讓我可以堅持下去  一個月兩個月就快過去了其實這期中一直無法坦然面對這樣的改變  我和好姊妹自從住進宿舍  就很少很少見面了不變的是很依賴對方的生活 不知從何開始就變成了他的負擔我知道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 一樣被分派到不同單位  這次連下班都無法好好吃吃飯雖然我和單位學姐們處得不錯  但就是覺得很孤單 開始得被丟到一旁的感覺 變得害怕這種感覺 居酒屋 現在也是 ..早上起來一股強大的失落感  從何開始 越來越不能是懷這樣的轉變  得不到合理的答案與解釋  我變得害怕被丟下 上下班都變得好痛苦眼淚不知陪我度過了多少日子  菸早就成了我日常必備用用品  自我頹廢真的真得很想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有難同當 有歡笑共同享樂的生活這才是我想要的  雖然辛苦 但是只要同在一起就可以一直撐下去 就不怕那些機機歪歪的學姐們如何的刁難 我真得好想要回到那時候現在的生活酒肉朋友我很滿足了 只是總會三不五時覺得心空洞了點  還有什麼不滿嗎??只是我害怕的是  這種感覺又會在某一天出現  反反覆覆的  我會瘋掉..不可否認 無法面對的是內心深處的自己  其實最不了解自己的人  就是我自己何德何能 我只是個平凡人 粗線條又是個狀況外的呆頭兒... 希望在花蓮的尼們  特別是我的原動力 大家都要加油喔在別處的大家們  我很想尼們  看著照片想著尼們  會偷笑也會偷東區燒烤

dn15dnhh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